樱桃免费app观看高清频道

“没有为什么!不许再见她,就是不许再见!”

陆悠然口吻坚决,让陆凝很想不通。

“妈,从小到大,虽然没教我知恩图报,但对我说,做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华姐是为了救我,我才会被毒蛇咬伤住进医院。”

“在监狱里……”陆凝的声音哽咽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才有勇气继续说下去。

“如果不是有华姐,妈现在见到的我,很可能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那里真的太恐怖太恐怖了,我至今想起来,都觉得那是地狱,浑身毛骨悚然。”

陆悠然看到陆凝眼里遮掩不住的恐惧,一把将陆凝抱住。

“小凝,不要怕,已经没事了,已经出来了。”

“妈妈在这里,妈妈永远陪着!谁也不会再将从妈妈的身边带走,任何人都不可以。”

陆悠然更紧的抱着陆凝,好像生怕一松手,陆凝就会从她怀里消失似的。

二十多年了!

超市遇见可爱俏皮的美少女

她和女儿相依为命。

陆凝就是陆悠然这辈子的全部。

一场阴差阳错缔结的母女情分,从一开始的犹豫挣扎到现在的密不可分,经历了多少个难熬的日日夜夜。现在抱着陆凝,甚至还后悔,在小凝几岁大的时候,她故意将她丢在公园,想着不要她了,再回头便是陆凝哭得委屈巴巴,小心翼翼央求她“妈妈不要丢下妞妞”的可怜样

子。

每每想到那些画面,陆悠然依旧心如刀绞。

甚至后悔自己年轻时,怎么能动丢下女儿的可恶念头。

“小凝,妈妈这辈子,什么都没有,真的只有。”

陆凝当然明白,妈妈给她的爱很厚重。

为了照顾她,这么多年妈妈没有结婚,连一直对妈妈有意思的孟哲叔叔,也只局限在高于朋友人未满的状态。

她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而且妈妈带着她的时候,妈妈自己还是个未曾长大的孩子。

又千里迢迢,带着她从澳大利亚来到A市。

妈妈说为了投奔陆家,实则是听说她亲生母亲在A市。

这么多年过去了,陆凝不是没有好奇过,自己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现在在哪?

可是20多年杳无音讯,陆凝渐渐也就不好奇了。

但是她更想知道一件事,亲生母亲为何抛弃她?

是因为有苦衷?还是因为太年轻?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理由,抛弃了就是抛弃了。

“好了妞妞,现在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想给华姐送衣服,妈妈亲自去!咱家里还有点存款,也一并给她。”

“算是报答她对的救民之恩。”

“所以从今往后,华姐这个人也就不用惦记了。”

陆悠然说着,又急忙自己解释起来。

“妈妈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现在出来了,就不要和里面的人再有任何来往了!”

“那里面的人,都是杀人犯,我听说华姐还是无期徒刑。”

“这种人身上煞气重,一个小姑娘,还没嫁人呢。”

陆凝不忍心妈妈伤心,只好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

“现在必须救我!”

杜姿彤的车子,刚刚从苏家驶出来准备去上班,路旁的灌木丛中窜出来一道人影,拦住了她的车。

那个人正是落荒而逃的冒牌货陆唯惜。

她趁着没人注意,一把拉开车门上了车。

杜姿彤看都没看一眼,强势闯入副驾驶的人。

“开车,带我找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陆唯惜仓惶地说,还时不时看看车窗外是不是有人追上来。

“我为什么要听的话?”

杜姿彤的声音有点冷。

“我知道和席穆可的关系!他是弟弟!难道希望他们抓到我,我把弟弟的情况泄漏出去吗?”

杜姿彤终于用正眼看向陆唯惜,只是碧色的眸子里情绪不明。

“觉得,这样就可以威胁到我?”

她杜姿彤,从小丧父丧母,该经历的早就经历过了,已经没有什么再怕了!

陆唯惜有一瞬慌了。

“我不信,不怕!”

“要我猜,一定不知道怎么联系席穆可,席圣昱又在到处找,无奈之下,才来找我。”

陆唯惜没想到,杜姿彤这么聪明,“那又怎样!”

“我是弟弟的人,我被抓,也别想独善其身。”

“就算不为弟弟着想,难道不想为陆唯惜着想?”

“我可知道,陆唯惜的养母顾若熙,是的义母!和陆唯惜从小亲如姐妹,她的生死不会置之不理吧!”

杜姿彤握着方向盘的手,兀地一紧。

她当然不会不顾及陆唯惜的安危。

现在所有人都在寻找陆唯惜。

她也问过席穆可,陆唯惜的下落,可是席穆可不肯说。

不过杜姿彤分析,席穆可如果真的想报仇,利用陆唯惜迫害席圣昱,那么现在陆唯惜一定很安全。

那是一张牵连陆家和席家的王牌,席穆可不会那么蠢,伤害真正的陆唯惜。

而杜姿彤现在也怀疑,真正的陆唯惜一直没有下落,会不会已经不在A市了?

比如……

杜姿彤碧色的眸子里,灵光一闪。

圣洲!

席穆可来自圣洲,那里是席穆可的老巢。

将陆唯惜藏在圣洲,席穆可才会这般有恃无恐。

陆千琪和席圣昱没有想到这一点,那是因为不知道席穆可的存在。

他们还没有将两个唯惜互换这件事,联系到是一场因为上一代恩怨报仇雪恨的阴谋。

杜姿彤忽然启动车子。

陆唯惜吓得握紧把手,“要带我去哪儿?”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送去我朋友那里住几天。圣昱不会想到,会藏在那里!陆家的人,也想不到。”

杜姿彤没有朋友,唯一一个就是上学时候的同学严小卉。

陆唯惜当然不相信,杜姿彤会这么轻易帮她。

如果杜姿彤忽然改变主意,送她去了席家,又或者陆家,都是她的死路。

她的眸子一直乱转,准备想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先让自己有保命的价值才行。

“杜小姐!哦不!我应该称呼为席小姐,的亲生父亲姓席。”

杜姿彤没说话,默默开车。

不管她多么憎恨自己的亲生父亲,又或者很适应现在的生活,但是提及到自己真正的姓氏时,心口还是微微的疼。

“想知道席穆可为什么报复席家吗?”

杜姿彤忽然踩下刹车,急切问。

“为什么?”

难道不是为了亲生父亲报仇吗?

陆唯惜缓缓勾起唇角,笑得有些诡异。“因为一个女人。”